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> 学者观点
张蕴岭:把握未来全球化的大趋势
【发布人:管理员】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2-13 17:27      点击:197

        近来,有关全球化的说法颇多,其中,最令人关注的是“逆全球化”,最有力的证明是美国政策发生逆转,特朗普推行“美国第一”的保护主义政策,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(TPP),重谈北美贸易协定,强制美国公司回归,对主要贸易伙伴加大单边制裁……,还有英国脱离欧盟,以及不断增多的贸易保护主义,等等。面对这样的形势,人们在问:逆全球化是短期现象,还是大趋势?
        全球化出了问题,这是事实,大体来说,出了三个方面的问题:一是产业转移导致的“空心化”问题,对本国就业和经济增长产生了副作用;二是资本外流导致的资产转移,让政府的管理失能;三是市场垄断与社会财富分配极向化,“99%”与“1%”的问题凸显。这些问题迫使政府进行政策调整,甚至采取极端的保护措施,同时也导致非受益公众起来反全球化,民粹主义势力上升,保守主义政治上位。面对这样的形势,不能只看到全球化好的一面,也要反思全球化,理解针对存在问题所做的调整,不然,反全球化运动会更甚,极端力量会更有影响。
        但全球化是一个事实,是世界发展的一个基础框架,不会崩塌,也不会因特朗普的任性或特蕾莎的执着,就可以把自己的国家拖出全球化网络。如果其政策做得过分,自己也会受损,招致翻盘,过分自行其是也会招致多方反对。事实上,越是发达经济,与外部世界的联系也就越紧密,利益交织也就越深,这就是为何特朗普改口称如果条件有利,可以考虑回归TPP、巴黎协定的原因,在英国也是如此,退欧可以,但退世界市场不行。在各个国际舞台,支持全球化的声音还是占上风。其实,在许多方面,特朗普等的做法不过是以退为进,旨在争取到对自己更为有利的条件。
        全球化需要调整,但还会发展,更为重要的是,还会有新的发展,形成新全球化大趋势。什么是新全球化大趋势呢?在我看来,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:
        其一,新一轮技术革命,或称之为“第四次工业革命”。新技术革命以智能化为核心,全面提升信息技术、基因技术、通信技术、空间技术,不仅推动生产方式的变革,也会推动生活方式的变革。新一轮技术革命是超领域、超国家、超地缘的,具有综合性、立体性、空间性、全球性的特征,会以新的方式把世界连接起来。如今,我们已经开始看到这场技术革命的影响力,体验到了它所带来的初步成果,不过这仅仅是开始,未来的发展潜力无限,在诸多方面,我们甚至还很难进行准确的预测。
        其二,以新兴国家为引领,发展中国家继续“群体崛起”。这将会带来两个重要的大变化:一是改变世界经济和权势结构。如今,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规模已经接近世界经济的“半壁江山”,据预测,到本世纪中期,会占到60%以上,重要的是,未来拉动世界经济总量增长的力量来自发展中国家;二是后起发展中国家成为推动世界市场开放、构建国际经济链的主要力量,因为他们需要在开放中发展,需要充分利用国际市场,因此,会大力支持推动市场开放,维护多边体系,推动全球化发展,不过方式可能会不同,比如,中国推出的“一带一路”就是具有不同特征的新方式。
        其三,未来世界发展的大趋势无论在发展政策上,还是在推动市场开放上,将会体现新发展观理念,强调开放与发展的主体性、平衡性、包容性和可持续性。以往,世界市场的主导理念是由发达国家,特别是美国引领的,奉行自由主义的“开放第一”法则,后起国家则实施追赶战略,通过加入现行分工体系,实现接替型发展。这导致了许多问题,比如资源生态危机,穷国资本和人才外流,发展的不平衡,还有产业空心化,等等。因此,未来的世界开放发展结构与方式将会发生变化,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变化,比如对外资更加“挑剔”,注重环境保护,更加强调当地就业和能力建设,更加注重包容,等等,不仅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如此,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。
        尽管当前的“逆全球化”调整有合理的内在的逻辑,但要反对走极端。新全球化以现行开放的规则体系为基础,如果基础被破坏,世界市场就会被分割,如果自行其是,就会引发报复性的贸易战,那样,世界就会陷入混乱。为此,国际社会需要凝聚共识,在维护多边开放体系与开放发展大势上应采取强有力行动。新一轮全球化的发展来势凶猛,影响巨大和深远,需要为其创建良好的环境,在这方面,中国在新全球化大趋势中的建设性作用备受期待。
        本文刊登在《世界知识》2018年第4期,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山东大学特聘教授。

版权所有 © 山东大学人文社科研究院
电子邮件:skc@sdu.edu.cn 后台管理